dfgfg fggg sddsf fdgdf dfgfg 

生命中第一個燈籠
設想人長久,可以哭哭鬧鬧地拖著昔日熟稔的,但如今已遠去的手,往街角的攤子走去,再從琳琅滿目的燈籠中挑出最奪目的一個,以取代被玩伴揶揄的怨懟。 也不過是一番空想。想尖刺刺的一彎新月也有盈圓時;想自己當年讓老人家為難的無理取鬧;想日漸傴僂的身影最終也會撒手而去……。 竟只遺留下記憶的殘骸麼?除了或許可以在家中尋獲的泛黃舊照及可自我體內追溯的遺傳基因,我費盡心思搜尋有關外婆的種種回憶,卻僅佔我腦袋瓜裡那往事收藏閣的小小一方空間。也許,唯有那年的中秋,才是外婆留給我的最真切的回憶,縱然當初的影像已隨年月的遞增而日趨模糊。 同樣是月到中秋分外明的時刻,形形色色的燈籠早已霸佔了各雜貨店前寬闊的位置。那時候,一雙小腳總愛悄悄地跑到店舖前,然後踮起腳尖,想要伸手觸摸那驕傲的大公雞、悠閒的鯉魚、昂首展翅的天鵝、神氣活現的祥龍……是一個怎麼樣的神話樂園呀?可否容我在其間暢遊一番呢?隨後總是在店主兇神惡煞般的怒視下,不得不從遐想中抽離出來,怯懦懦地逃回家去。 於是,擁有一隻鮮艷的大公雞便是我當時的期盼。也許是窺見了我的飄浮思緒,外婆在中秋節當天遞給我一個紅色塑膠袋。袋裡確實裝有一個燈籠,扁平平的,上下一拉便將一幅嫦娥奔月圖施展開來,不使用時又可將它摺疊回去,儼如一個彈性疲乏的彈弓。 但這不是神氣的大公雞。 我要一隻好看的大公雞,漂亮的大公雞,用彩色透明塑料紙紮的那一種。我跺著腳對外婆大吼,但外婆只能無可奈何地看著任性的我。雜貨店老闆已休業過節去了,我卻要外婆像魔術師一樣變個我夢寐以求的燈籠給我。 竟這般不懂事啊,我將彈弓燈籠撕成碎片,接著坐在地上大哭一場。 後來,我得到了那隻斑斕的大公雞。我以為這才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燈籠。 那年初度中秋,一切都是朦朦朧朧;今夕又見中秋,外婆已不在人世;待來日再見中秋,哎,人事又會有什麼變遷呢?真是但願人長久了。 其實我失去的,不只是生命中那第一個燈籠。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1234567890

dfdnewrtkrfv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