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ggg fdgdf sddsf dfg dfgfg 

113空戰四十週年   出處:網路資料
本想公開手邊已有的資料,但基於軍事敏感性過強,因而轉載網路上有關這場空戰的概況。~~~~~
民國56年1月13日1045時,獨立第12中隊作戰官葉定國上尉奉命駕5640 RF -104G前往福建三都澳沿線偵照, 他以1.7馬赫的高速通過目標區, 並於1102時脫離中國大陸出海, 此時 , 石門CRC廣播有一批敵機正要前來攔截 , 但RF -104G 飛快便向東返航 以致沒有發生遭遇。到了1230 時 , 6大隊作戰科長宋俊華中校又駕5632RF -104G再度出勤, 他的任務是偵察廈門港內的共軍潛艇活動情形,宋俊華先以200 呎低空通過馬公出航 ,然後在 1256時爬升至35,000 呎準備進行偵照 ,不久馬公CRC傳來一批敵機自北方來襲擊! 而宋俊華中校也目視在45,000呎高空出現4條凝結尾,但RF -104G仍舊向目標前進.
1302時 ,宋俊華中校抵達廈門上空, 但當地卻被雲霧遮蔽 ,而此時敵機也從 一點鐘方向發動攻擊 ,在迴避之餘5640 RF -104G也以最大後燃推力立即拉升至53,000 呎 ,速度則達到兩馬赫 ,但敵機也窮追不捨!此時 CRC也引導由 CCK緊急起飛前來的四架F -104G趕往掩護接應 ,這批星式機隸屬於第8中隊, 長機蕭亞民中校 機號4341,二號機 胡世霖上尉機號4347,三號機楊敬宗少校 機號4353,四號機石貝波上尉 機號4344 ; 而共軍的攔截機隊則是駐防於漳州的第24師航空兵 兩批8架殲六,1306時, 當四架星式機趕到現場時發現高空一條凝結尾向東北移動,於是長機蕭亞民便詢問石門CRC該機是敵?是友? 而石門CRC則回答:是朋友! 才得知那就是宋俊華的RF -104G 。不久,空中又出現另外兩條凝結尾,所以研判一定是敵機 ,而它們當時距離RF -104G只有十公里左右,而四架F -104G 距離敵機卻有 24公里之遙, F -104G只有盡力加速前往解危!石門CRC又發現敵機轉向出海,有向四架掩護機攻擊之勢,於是呼叫F -104G脫離返航,但長機蕭亞民認為此時避戰會使機隊陷於不利,所以反而要求應戰 !
一分鐘後,長機及二號機已經可以目視敵機為MiG-19,等到雙方距離 兩海浬 時 ,長機蕭亞民鎖定其中一架, 按下發射鈕 ,但偏偏響尾蛇飛彈打不出去! 而二號機胡世霖則立刻補射一枚AIM-9B響尾蛇飛彈當場將其擊落! 使它冒著黑煙墜入泉州灣內!共軍長機一見情況不對,馬上向右下方俯衝脫離,正好落在四號機的攻擊線上 !
石貝波見機不可失 , 不顧戰管呼叫從8,000 呎後方趕到4,000 呎衝進福建省上空, 射出一枚響尾蛇飛彈,並目睹它中彈著火 墜入海中!空戰結束後,長機詢問各機狀況時 2,3,4號機均依序回答 "正常" ,等到距離台灣 60海浬處 ,長機指示各僚機保持雲中飛行並告知自己飛行高度為7,000 呎,要各機也報告高度以保障安全 二號機8,000 呎 四號機6,500 呎,唯獨沒有三號機的聲音,這才知道楊敬宗已發生不測!
事後,共軍由監聽單位得知我方損失一架F -104G後 ,立即宣佈共軍飛行員胡壽根發射48發砲彈將楊敬宗少校連人帶機擊落; 而國共雙方都因為首次擊落對方最優良機種而大肆宣揚,胡世霖及石貝波兩人獲頒七等寶鼎勳章及獎金兩萬元;而蕭亞民 、 宋俊華及CRC管制官孫兆良、宋慎禮等四位則頒六等寶鼎勳章,但空軍對於掩護RF -104G的情節及楊敬宗少校的下落則避而不談!
附記一:
事後由戰管單位的錄音資料顯示,楊敬宗少校返航時,在一聲"哎呦"之後便失去音訊. CRC並未告知將遭受攻擊,研判為雲中空間迷向墜海,關於楊敬宗失蹤的原因眾說紛紜,甚至出現是遭石貝波以飛彈誤擊的說法,因為4344號機的照相槍剛好故障,並無證據顯示石貝波以飛彈擊落殲六,但事實的真相至今仍是個謎....而4341號機落地後,地勤人員立即檢查飛彈線路,但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研判應是蕭亞民當時過於緊張而忘記"按燈"(即選擇飛彈)的步驟,以致飛彈打不出去.
空軍高層對於空戰告捷的反應並非大喜而是不悅 ,因為此後美方便限制空軍偵察機的活動,空軍贏了戰術卻輸了戰略.
長機 蕭亞民中校 機號4341 1970/6/8 與溫志飛上校駕4145失事殉職
二號機 胡世霖上尉 機號4347 1990年病故
三號機 楊敬宗少校 機號4353 空戰當日殉職
四號機 石貝波上尉 機號4344 復興航空ATR-72正駕駛退休
附記二:
相關描述及資料,也可參考
http://blog.xuite.net/amu390/CYWBCC/5127902
附記三:有關這場空戰的許多歷史疑點
誰來解答「一一三」空戰真相?
◎習賢德
2003.01.21  中國時報
如果要問一般民眾:三十六年前的元月十三日台海上空發生過什麼大事?恐怕連多數新聞從業人員都無法作答。
被許多業餘軍事史研究者形容為「海峽最後一場空戰」的那場空戰,係指民國五十六年駐防台中清泉崗基地的第廿八中隊四架星式戰機,與中共八架殲六型戰機(亦即米格十九)首度交手的紀錄。我方當天宣布,由胡世霖、石貝波各擊落一架米格十九,以「2比○」大捷。中共亦堅稱,由胡壽根擊落我方一架F-104G,且毫無折損係以「1比○」取勝。由於我方四名參戰飛行員之一的楊敬宗失蹤,因此,究竟此役勝負誰屬?誰又欺騙了兩岸同胞?至今還是各說各話的謎團。
為了再度查證中共戰報虛實,去年七月筆者以同鄉之誼,專程赴江西省南昌市胡壽根寓所,見到當年福州軍區頒給胡氏的獎勵物件,並獲同意出示所攝得之我方戰機被擊落時的空中照相。
另外,筆者亦自輔仁大學「中國社會文化中心」蒐藏的《人民日報》軍事檔剪報中,找到「一一三空戰」次日及同年八月三日中共中央領導人集體接見立功人員等相關報導和照片。相對的,當年我方參戰的人證卻已相繼凋零或移民,重要物證如戰管錄音帶等資料亦不知去向,令人扼腕之至。
單從國、共各自提出的有限證據,此一空戰可能浮現的戰果即有以下六種組合:
第一種是「○比○」:雙方都無戰功,楊敬宗算是意外墜機而殉職。但國、共雙方都宣稱有所斬獲,故此組合雙方絕難苟同。
第二種是「2比○」:符合我方至今未改的官方紀錄,我方擊落米格兩架,楊敬宗並非中共擊落,而係返航意外殉職。由於中共方面提出了空照證據,和胡壽根歷歷如繪的說詞,我方很難再以此比數寫入歷史。
第三種是「2比1」:我方仍擊落中共兩架,石貝波亦絕未誤擊楊敬宗,但楊敬宗未歸,的確是中共戰果。此一組合表面上尚未損及我方尊嚴底限,且最符合雙方的利益,但中共自始拒絕承認有人被我方擊落,更糟的則是:楊敬宗不幸淪為我方星式戰機部隊成軍以迄除役,唯一遭中共擊落之飛行員。
第四種是「1比○」:我方僅確認胡世霖和石貝波之中,只有一人曾擊落一架米格,楊敬宗則仍非中共擊落,而係返航意外墜落失蹤,或真的遭自己人誤擊。如此,中共仍絕難同意,何況,石貝波背負的指責,就永難洗刷了。
第五種是「1比1」:我方仍僅能確認胡、石僅有一人擊落一架,中共則確實擊落了楊敬宗,彼此打成平手。此一組合承認中共的戰果後,至少可以讓石貝波誤擊自己人的流言就此打住。但我方一直無法接受性能絕佳的F-1○4G會遭劣勢米格擊落的說法。
第六種是「○比1」:這是對我最不利的組合,因我方人證、物證如今重新檢視,都呈現不夠紮實的重大瑕疵,似乎自始即有浮誇之嫌;而中共方面憑空照舉證,加上對岸宣稱,楊敬宗部份遺體曾被撈起,有力的強化了唯有中共擊落楊敬宗才是空戰真相的「危機」和「威脅」。
去年習近平先生仍擔任福建省省長期間曾函告,應筆者之請,已指示閩省台辦協助找尋楊敬宗遺體下落。雖然答案尚未揭曉,但筆者深盼我方各有關單位能以更具體的行動,回應中共至少已三度協助並同意送返我方殉職飛行員遺骨的善意。
例如:何妨同步找尋民國四十八年七月五日「東洛島空戰」被我擊落且撈起的共軍飛行員王文炳的遺體;另如:民國五十四年十一月十一日不願隨李顯斌義士來台而舉槍自盡,現仍安葬在桃園縣大園鄉埔心村第十公墓的廉保生遺體,都無妨一併由海基會派專人送回,讓對岸也能感受到我方重視人道的誠意,如此對兩岸重啟對話,必將有加分加溫的效用。
(作者為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副教授)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1234567890
創作者介紹

兢兢业业

dfdnewrtkrfv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