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ggg fggg dfgfg dfg sdfsdf 

生命的連結~迪化街之旅
Joe喜歡到處去玩,去看看各地的人們。我參加過老夫子、工頭堅辦的部落格旅行團,我也參加過水瓶子相約的四四南村之旅。每一次我都多見識到好多新鮮事,學習到好多新知識,認識到好多新朋友。但是,這一次的迪化街之旅,我認識到的,卻是我自己的爸爸。
今天傑利還説,Joe想必回去你又是第一個PO文章了。是吧,Joe寫部落格似乎寫出興趣了,去了哪些地方回來總等不及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和大家分享。但是,今天卻是反覆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先從小時候的記憶說起吧!記憶中,老爸總是騎著一台腳打檔的摩托車,後面載著要送去客戶的幾匹布捲出門。那種摩托車跟現在出的復古野狼很像,但是前頭會加個很大的擋雨板,整台車會用噴漆噴的黑黑髒髒的(怕被偷)。
小時後家裡還是瓦片斜頂的平房,晚上總會聽到爸爸騎車回家的摩托車聲音。仔細回想起來,小時後調皮,總愛自己爬上摩托車玩,但是也總會不小心被兩旁突出的排氣管燙傷。這大概是跟爸爸上班有關最深刻的印象了。
其次,在成衣業還沒發達的那個年代,一捲一捲的布料是很值錢的(當然,現在還是值錢,只是現在小偷似乎比較喜歡偷別的),所以每年的過年,爸爸總會和公司同事輪流值班(台語:當值),所以過年的時候也總會有一個晚上爸爸會帶著我和弟弟一起去布市冒險。所謂的冒險,也就是在大家看到那樣窄窄的店裡,聞著不常聞到的布料味道;可以不用睡在床上;可以在一捲又一捲的布上面撒野;可以在大大的工作檯上鋪上墊被,新奇的準備睡覺。
忘了是在家裡還是爸爸的布行裡,看過他像今天這樣示範抓布、剪布。記得小時候,非常佩服那鋒利的剪刀(剪布的剪刀真的很鋒利喔),爸爸總會在布料這一頭剪個小開口,剪刀含著布料微開,輕輕推向前去,也不需要其他的動作,直推到兩塊布料所剩相連的一點點,乾淨俐落的「喀嚓」一聲,布料就這麼應聲的剪開了。這對小時候的我,是多麼神奇的事情。因為,就算是剪紙也是要一刀一刀慢慢剪,爸爸剪布卻是那麼俐落帥氣。於是就學起爸爸的架勢,在紙的這一頭先剪上一刀,在把紙含在微開的剪刀,往前一推,只是剪開了,我的手指也被紙給劃傷了,ㄏㄏ。
今天對其他人來說,也許是老街巡禮,也許是台北市街散步,更也許是參加了一場解釋不深,有些散亂的導覽。但是,對我而言,卻是一場重新刻畫(或填補)兒時記憶的一段生命旅程。在下午短短的幾個小時裡面,我終於清楚的看到了爸爸在永樂布市深厚的人際關係;看到了他賴以維生,一手把一家五口撐起來的工作場所;當然,還有一直在爸爸旁邊支持著的偉大女性(他的老婆,我的老媽)。
其實,今天Joe的老爸真的很緊張,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那麼多人,要試著把他在永樂市場看到的一切,和大家分享。我雖然對永樂市場真的很陌生,但是我知道我必須站在他旁邊替他壯膽(ㄏㄏ,誰叫我把他拱出來呢!),在一些適當的時候幫爸爸接話,不至於讓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一群他完全不懂的「部落客」。
謝謝水瓶子促成這次的導覽,更謝謝大家陪著我們胡亂瞎逛了一個下午。對我而言,今天也許沒說到霞海城隍廟的典故,也許沒多懂一些建築美學,也許沒認識更多的耆老逸事,卻讓我找到了我和我老爸,和我一家人,和永樂市場的更深層的生命連結,真的謝謝大家!
(集合準備出發~)
(今天導覽的高潮之一~抓布機操作示範)
(永樂市場一樓製作潤餅皮的攤位)
(我家三代的名字都在這裡算的)(立豐布行老闆~柯先生)
(三十幾年的紙招牌)(工作的示範)(巷子裡燒磚圓柱)
(這巷子很久沒那麼熱鬧了~)
(一百多年歷史的青草茶店)
(乾元是迪化街的中藥老店)
(光是這算盤就夠老的)
(大稻埕全盛時期,這裡是台北城最大的旅社)
(日據時代就開設的西餐廳~波麗路)(酒家也是過去的紙醉金迷)(好吃的杏仁豆腐)
(霞海城隍廟)(道士作法)

 

好站連結:http://tw.myblog.yahoo.com/eartha230085
























創作者介紹

兢兢业业

dfdnewrtkrfv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