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gfg dfg sddsf fggg fdggg 

紅衫軍發展的分析--對不肖政黨政客階級全面反擊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紅衫軍發展的分析--對不肖政黨政客階級全面反擊



說明:本篇完全改編歷史文件,歷史諷刺性地一發不可收拾,再度重現!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紅衫軍的首要問題。台灣紅衫軍鬥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紅衫軍是反貪腐的嚮導,在紅衫軍中未有紅衫軍領錯了路而紅衫軍不失敗的。我們的紅衫軍要有不領錯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團結我們的真正的朋友,以攻擊我們的真正的敵人。我們要分辨真正的敵友,不可不將台灣社會各階級的經濟地位及其對於紅衫軍的態度,作一個大概的分析。

  台灣社會各階級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政黨階級和政客階級。在經濟脫隊的台灣,政黨階級和政客階級完全是國際財團階級、國內大財團階級的附庸,其生存和發展,是附屬、庇護、服務於阿扁統治集團的。這些階級代表台灣最脫隊的和最反動的生產關係,阻礙台灣生產力的發展。他們和台灣紅衫軍的目的完全不相容。特別是大政黨階級和大政客階級,他們始終站在阿扁統治集團一邊,是極端的反紅衫軍派。其政治代表是國族主義派和阿扁集團。

  政黨政客階級。這個階級代表台灣經濟的分配關係。政黨政客階級主要是指鄉土財團階級,他們對於台灣紅衫軍具有矛盾的態度:他們在受外資打擊、貪腐事件壓迫感覺痛苦時,需要紅衫軍,贊成反阿扁統治集團反貪腐事件的紅衫軍運動;但是當著紅衫軍在國內有本國反貪腐階級的勇猛參加,在國外有國際反貪腐階級的積極趨勢,對於其欲達到大財團階級地位的階級的發展感覺到威脅時,他們又懷疑紅衫軍。其政治主張為實現鄉土財團階級統治的國家。有發表議論說:“舉起你的左手打倒阿扁統治集團,舉起你的右手打倒反貪腐。”這兩句話,畫出了這個階級的矛盾惶遽狀態。但是這個階級的企圖——實現鄉土財團階級統治的國家,是完全行不通的,因為現在的局面,是紅衫軍和反紅衫軍兩大勢力作最後鬥爭的局面。這兩大勢力豎起了兩面大旗:一面是紅色的紅衫軍的大旗,號召一切被壓迫階級、堅持公義與安全價值人民集合於其旗幟之下;一面是灰色的反紅衫軍的大旗,高舉著一切反紅衫軍分子集合于其旗幟之下。那些中間觀望,必定很快地分化,或者向左跑入紅衫軍派,或者向右跑入反紅衫軍派,沒有他們“獨立”的餘地。所以,台灣的政黨政客階級,以其主體的“獨立”而為紅衫軍謀局,僅僅是一個幻想。

  小產階級。如自耕農,手工業主,小知識階層——學生界、中小學教員、小員司、小事務員、小律師,小商人等都屬於這一類。這一個階級,在人數上,在階級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自耕農和手工業主所經營的,都是小生產的經濟。有三個不同的部分。第一部分是有餘錢剩米的,即用其體力或腦力勞動所得,除自給外,每年有餘剩。這種人發財觀念極重,對土地公禮拜最勤,雖不妄想發大財,卻總想爬上中財團階級地位。他們看見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財東,往往垂著一尺長的涎水。這種人膽子小,他們怕官,也有點怕紅衫軍。因為他們的經濟地位和中財團階級頗接近,故對於中財團階級的宣傳頗相信,對於紅衫軍取懷疑的態度。這一部分人在小產階級中占少數,是小產階級的右翼。第二部分是在經濟上大體上可以自給的。這一部分人比較第一部分人大不相同,他們也想發財,但是土地公總不讓他們發財,而且因為近年以來阿扁統治集團、貪腐事件、封建政黨、政客大財團階級的壓迫和剝削,他們感覺現在的世界已經不是從前的世界。他們覺得現在如果只使用和從前相等的勞動,就會不能維持生活。必須增加勞動時間,每天起早散晚,對於職業加倍注意,方能維持生活。他們有點罵人了,罵貪腐事件叫“搶錢總統”,罵土豪劣紳叫“為富不仁”。對於反阿扁統治集團反貪腐事件的運動,僅懷疑其未必成功(理由是:國家機器和貪腐事件的來頭那麼大),不肯貿然參加,取了中立的態度,但是絕不反對紅衫軍。這一部分人數甚多,大概占小產階級的一半。第三部分是生活下降的。這一部分人好些大概原先是所謂殷實人家,漸漸變得僅僅可以保住,漸漸變得生活下降了。他們每逢年終結賬一次,就吃驚一次,說:“咳,又虧了!”這種人因為他們過去過著好日子,後來逐年下降,負債漸多,漸次過著淒涼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慄”。這種人在精神上感覺的痛苦很大,因為他們有一個從前和現在相反的比較。這種人在紅衫軍運動中頗要緊,是一個數量不小的階級,是小產階級的左翼。以上所說小產階級的三部分,對於紅衫軍的態度,在平時各不相同;但到戰時,即到紅衫軍潮流高漲、可以看得見勝利的曙光時,不但小產階級的左派參加紅衫軍,中派亦可參加紅衫軍,即右派分子受了反貪腐階級和小產階級左派的紅衫軍大潮所裹挾,也只得附和著紅衫軍。我們從運動的經驗看來,這個斷定是不錯的。

  半反貪腐階級。此處所謂半反貪腐階級,包含:(一)絕大部分半自耕農,(二)貧農,(三)小手工業者,(四)店員,(五)小販等五種。絕大部分半自耕農和貧農是農村中一個數量極大的階級。所謂農民問題,主要就是他們的問題。半自耕農、貧農和小手工業者所經營的,都是更細小的小生產的經濟。絕大部分半自耕農和貧農雖同屬半反貪腐階級,但其經濟狀況仍有上、中、下三個細別。半自耕農,其生活苦於自耕農,因其食糧每年大約有一半不夠,須租別人田地,或者出賣一部分勞動力,或經營小商,以資彌補。春夏之間,青黃不接,高利向別人借債,重價向別人糴糧,較之自耕農的無求于人,自然景遇要苦,但是優於貧農。因為貧農無土地,每年耕種只得收穫之一半或不足一半;半自耕農則租於別人的部分雖只收穫一半或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卻可全得。故半自耕農的紅衫軍性優於自耕農而不及貧農。貧農是受剝削。其經濟地位又分兩部分。一部分貧農有比較充足的農具和相當數量的資金。此種農民,每年勞動結果,自己可得一半。不足部分,可以種雜糧、撈魚蝦、飼雞豕,或出賣一部分勞動力,勉強維持生活,於艱難竭蹶之中,存聊以卒歲之想。故其生活苦於半自耕農,然較另一部分貧農為優。其紅衫軍性,則優於半自耕農而不及另一部分貧農。所謂另一部分貧農,則既無充足的農具,又無資金,肥料不足,土地歉收,送租之外,所得無幾,更需要出賣一部分勞動力。荒時暴月,向親友乞哀告憐,借得幾鬥幾升,敷衍三日五日,債務叢集,如牛負重。他們是農民中極艱苦者,極易接受紅衫軍的宣傳。小手工業者所以稱為半反貪腐階級,是因為他們雖然自有簡單的生產手段,且系一種自由職業,但他們也常常被迫出賣一部分勞動力,其經濟地位略與農村中的貧農相當。因其家庭負擔之重,工資和生活費用之不相稱,時有貧困的壓迫和失業的恐慌,和貧農亦大致相同。店員是商店的雇員,以微薄的薪資,供家庭的費用,物價年年增長,薪給往往須數年一增,偶與此輩傾談,便見叫苦不迭。其地位和貧農及小手工業者不相上下,對於紅衫軍宣傳極易接受。小販不論肩挑叫賣,或街畔攤售,總之本小利微,吃著不夠。其地位和貧農不相上下,其需要一個變更現狀的紅衫軍,也和貧農相同。

  反貪腐階級人數多,是台灣新的生產力的代表者,是近代台灣最進步的階級,做了紅衫軍運動的領導力量。我們看運動,所表現的力量,就可知反貪腐階級在台灣紅衫軍中所處地位的重要。他們所以能如此,第一個原因是集中。無論哪種人都不如他們的集中。第二個原因是經濟地位低下。他們失了生產手段,剩下兩手,絕了發財的望,又受著阿扁統治集團、貪腐事件、財團階級的極殘酷的待遇,所以他們特別能戰鬥。此外,還有數量不小的遊民反貪腐者,為失了土地的農民和失了工作機會的手工業工人。他們是人類生活中最不安定者。他們在各地都有組織的互助團體。處置這一批人,是台灣的困難的問題之一。這一批人很能勇敢奮鬥,如引導得法,可以變成一種紅衫軍力量。

  綜上所述,可知一切勾結阿扁統治集團的貪腐事件、官僚、政客群、大政黨群以及附屬於他們的一部分反動知識界、名嘴,是我們的敵人。反貪腐階級是我們紅衫軍的領導力量。一切半反貪腐階級、小產階級,是我們最接近的朋友。那動搖不定的政黨政客階級,投反對票可能是我們的敵人,投贊成票可能是我們的朋友——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不要讓他們擾亂了我們的陣線。



說明:本篇完全改編歷史文件,歷史諷刺性地一發不可收拾,再度重現!

紅衫軍發展的分析--對不肖政黨政客階級全面反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yahoo facebook google msn

dfdnewrtkrfv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