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fsdf sddsf fdggg fdgdf dfg 

等思念停止的時候
「喔,為什麼只偏好白色呢?」他右手輕托著臉頰,好奇又興奮的問。『白玫瑰對我來說,是代表弔祭愛情的』我看了他一眼,把目光放在窗外。我的話暗示他自己對愛情已不報任何期待,看著玻璃上映的自己的臉,一樣是那樣的不以為然,似乎在大的事也無法牽動她的嘴角,改變她的表情,使她如冰的眼神,再流動似水。白欲翔收起他驚訝的表情,我知道他看著我,一會兒之後他低下頭;悉悉蘇蘇的折起紙……「給妳!」我轉過頭,很驚訝的看著他手上的那隻,他用餐巾紙折的白色紙鶴。『你!……』我的話哽在喉中,那隻紙鶴夾著一個回憶的衝擊,直撲向我……深吸一口氣,我試著平靜自己的呼吸,又別過頭看窗外。『你……你為什麼要摺紙鶴?』他摸摸鼻子說︰「對不起,妳好像不太喜歡。」他停了一下,又說:「嗯,我記得小時候,我很愛哭,那時候我的國小導師就教我摺紙鶴;她是很溫柔的女老師,她說我每摺一隻紙鶴,就會把我的眼淚帶著一起飛走喔。所以只要我一直摺,就會覺得越來越開心。那時也許是心裡作用,我真的這麼覺得;不過即使是現在,每當我不開心,我還是會摺一隻紙鶴……」「沁,我給妳的每封信都夾著一隻紙鶴,它代表我對妳的思念;我真想和它一樣飛到你身邊!」聖文的聲音好像又在我耳邊,閉上眼我感到鼻頭一陣酸……「何小姐!你不舒服嗎?」『我……對不起,我沒事。其實老實說……我不想相親,所以我對你的態度不好……』想起自己從一開始就對他不理不採,甚至連正眼都沒看過他幾次,我感到很抱歉,於是趕緊把聖文的臉收起來。「嗯……」他低下頭喝了一口咖啡,那隻紙鶴仍靜靜的停在我面前。然後他抬起頭,用溫暖的眼神看著我,我覺得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看著我了。「不要讓父母施予我們壓力,讓我們先好好當朋友吧!」低下頭,我看著自己的咖啡杯,焦褐的咖啡映出我的臉;和那一雙緊鎖的眉。朋友?自從聖文離開後,我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想跟朋友出去玩,不想看到他們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生活除了上班、回家一成不變,一直是一個人,一個堅強的女人。我需要他這個朋友嗎?「喝完它吧!都快涼了。」他催我喝,並沒有打算再問我的答案。『謝謝。』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天啊!你喝咖啡都不加糖或奶精嗎?」他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我已經這樣喝三年了。』很奇怪嗎?「這樣的味道,只有苦澀跟酸吧!為什麼不喝甜的呢?」『我很享受那種苦澀的味道,而且我想我的味覺也無法回去享受甜味了。』說完,我提起杯再喝一口。「對我來說,咖啡像是人生,只有加入糖和奶精才會豐富而繽紛。你的咖啡太單調,我想你只是缺少一個幫你加入奶精和糖的人,讓你再嚐出甜味。」他看著我,眼神閃著光芒。『我懂了,』我對他微笑『很高興認識你,白先生。』他也笑了「我也是,何小姐,叫我欲翔吧!」紙鶴輕輕的左右晃著,這個人真能如他的名子一樣,有使我的心情再度飛揚的能力嗎?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1234567890

dfdnewrtkrfv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